logo
首頁 | 輿情進行時 | 微觀點 | 輿情快報 | 政務輿情 | 企業輿情 | 輿情案例庫 | 輿情排行版
昆明 | 昭通 | 曲靖 | 玉溪 | 保山 | 楚雄 | 紅河 | 文山 | 普洱 | 西雙版納 | 大理 | 德宏 | 麗江 | 怒江 | 迪慶 | 臨滄
當前位置:首頁 > 輿情進行時 > 正文
東方網總裁手“撕”馬化騰:企鵝帝國的猙獰威權
2016-11-04 15:31:51 來源:藍鯨

 11月4日,今日東方網總裁總編輯徐世平發公開信喊話騰訊公司控股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認為騰訊的舉報處理機制不權威,反對騰訊到處掠奪公共數據資源。

  起因是因為,兩天前東方網旗下的公號《新聞早餐》(有認證),突然收到一則騰訊的處罰決定,這個決定是以告知的方式通知的,說新聞早餐的一篇文章《為什么街上香噴噴的烤鴨只賣19元?》,被人舉報,涉嫌造謠和傳謠,封號七天。

  徐世平表示,《新聞早餐》的這篇文章,很多的媒體都報道過,即使有整合的瑕疵,也不至于一棍子打死。“我還在想,《新聞早餐》是經過官方認證的媒體屬性的公眾號,我們也一直在努力加強管理,強調自己的社會責任,倡導正確的輿論導向。如果我們有問題,是不是應該事先溝通,如果確有問題,再行封號也不遲吧?”

  公開信稱,事情發生后,東方網員工“很天真,趕緊通過網絡進行申訴”。但他知道,這種申訴是沒有用的。以前也有過類似事件發生,結果都是石沉大海。

  作為一位曾經擔任過上海網宣機構的負責人,徐世平希望通過正式行文的方式,請騰訊幫忙解決這件事。徐世平還先后聯系廣東網信辦、北京網信辦求援,但是都沒有提前解封。“這事很無奈,也很可悲,一家媒體的命運,就這樣握在他人之手。生殺予奪,毫不留情,沒有尊嚴,這不能不說是所有媒體人的悲哀。”但是,徐世平還是決定去做,畢竟環境如此。

  在公開信中,徐世平質問:騰訊是一家什么公司?資本結構是什么?將全民的資源,沒有對價,就收入口袋,是不是對全民利益的侵害?“因此,我在許多場合,建議依據反壟斷法,拆分騰訊。一個一統天下的騰訊,對國家絕對是一種危害。不信走著瞧。它今天可以對媒體露出猙獰威權,明天就會對國家權威提出挑戰。”

  以下是公開信全文:

  騰訊:企鵝帝國的猙獰威權——致馬化騰的公開信

  尊敬的馬化騰先生:

  你好!

  我耐心地等了兩天,才下決心給你寫這封公開信。

  昨晚,我失眠了。我是一個遇事不想、倒頭就睡的人。但是,這兩天,我睡不著了。因為,我認為我碰到了一件重大的事情。這件事,看上去不算什么。然而,它關系到中國的輿論生態和新聞尊嚴。不能不說。

  掐指算來,我從事新聞媒體工作33年了。1982年從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分配進入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報紙《新民晚報》工作,體育部、新民體育報、評論部,后來又參與東方網建設,長期擔任總編輯。這樣的經歷,讓我明白,無論是過去的“同仁報紙”,還是現在的媒體機構,新聞和媒體的生態,都是有管理秩序的,行業管理也好,導向管理也罷,總之,我們都認,也都服。畢竟,管理者都是專業的。

  可悲與可嘆的是,不知道你馬先生是志存高遠呢?還是狂妄無知?你領導下的騰訊,也開始準備充當行業管理者的角色了。是的,你的企業足夠大,微信足夠牛,許多地方政府和眾多媒體,天天都在拍你的馬屁,但這不說明你有行業管理者的能力和資格。因為,你至少不專業。

  好了,說說這件看上去不太大的事情。否則,公眾會認為,我在無理取鬧。其實,以我的個性,從來就是一個有理也不鬧的人。但是,這件事,性質嚴重,不說就是失語,就是失責。

  兩天前,東方網旗下的一個媒體性質的公號《新聞早餐》,突然收到一則騰訊的處罰決定,這個決定是以告知的方式通知的,說新聞早餐的一篇文章《為什么街上香噴噴的烤鴨只賣19元?》,被人舉報,涉嫌造謠和傳謠,封號七天。我的手下很天真,趕緊通過網絡進行申訴。我當然知道,這種申訴是沒有用的。以我的經歷(在騰訊的個人公號經歷),過去經常碰到這樣的事,也無數次申訴,結果都是石沉大海。

  畢竟,我曾經擔任過上海網宣機構的負責人,希望通過正式行文的方式,請騰訊幫忙解決這件事。我知道,這事很無奈,也很可悲,一家媒體的命運,就這樣握在他人之手。生殺予奪,毫不留情,沒有尊嚴,這不能不說是所有媒體人的悲哀。但是,我還是決定去做。沒辦法,環境如此。“兩微一端”,現在都被官方認可,也成為轉型融合的標志,各種官方的排名,都用微信說事(我只能說,新浪的微博還可以),你不從,行嗎?畢竟,我們還都端著飯碗,要養家糊口,要活下去。

  前天晚上,我給當年的同行,廣東網信辦的前任領導,也是朋友,打電話求援,希望他能幫忙打招呼。我深深理解,手下干活的小朋友們的心情,一個四十萬粉絲的新聞公號,封號七天,怎么得了?這位朋友很幫忙,深夜將我們的求訴信息,轉達給了騰訊。同時,我也給北京網信辦的領導朋友打電話(因為我知道,騰訊新聞的管轄權要歸北京了),請他也幫幫忙。朋友們都回復,將信息轉達了。打完這個電話,我才放下心,睡覺了。當然,我也天真了。第二天睡來,第一時間去看“新聞早餐”,依然沒有解封。我很失望,只得安慰手下:“耐心等吧”。我希望公文能起到效果。

  昨天晚上,我再次關心公文的“行程”。不知是喜是憂,喜的是廣東有關方面收到公文了,憂的是還有一條信息,說是對接的人,“休假了”。好吧,再等一天。但是,這一晚,輾轉反側,無論如何睡不著。媒體融合,這都是要融到騰訊的架式啊。騰訊是什么,只是一家互聯公司而已,他的資本結構,不能代表全民的利益吧?因為,資本決定立場。

  我聽說,騰訊的舉報處理機制,大致是這樣的。信息有人舉報,會觸發關鍵詞,然后騰訊方面會將有關內容,送第三方機構處理。我當然相信這些機構,有些機構還是權威的。但是,第三方機構中,也有“不權威”的機構,這些信息,是權威機構在處理呢,還是“不權威”機構在處理。以我的工作經歷,我一直以為,權威的機構不太愿意或者沒有能力做這件事,而“不權威”的機構,更樂于做這件事?!缎侣勗绮汀返倪@篇文章,很多的媒體都報道過,即使我們有整合的瑕疵,也不至于一棍子打死吧。我還在想,《新聞早餐》是經過官方認證的媒體屬性的公眾號,我們也一直在努力加強管理,強調自己的社會責任,倡導正確的輿論導向。如果我們有問題,是不是應該事先溝通,如果確有問題,再行封號也不遲吧?

  我且不論是誰舉報了《新聞早餐》,這類惡意舉報的事例,太多太多了。我不介意。這很正常。但是,騰訊的做法,不得不讓我心生懷疑。這兩年間,我在許多公眾場合,批評騰訊。大致是兩件事,第一,我反對騰訊到處掠奪公共數據資源。大家知道,DT時代,公共數據資源是巨大的財富,既是公共資源,那它就是屬于全民的。公共資源的重要性,不亞于過去的礦產水利等實物資源,所有的資源的出讓,都應該有對價。但是,這兩年,你馬先生成為地方政府的“座上客”,輕松地將許多本應屬于全民的數據資原,以各種高大上的名目,納入旗下,最要拿的是,這種交換,并沒有評估和對價。騰訊是一家什么公司?你的資本結構是什么?將全民的資源,沒有對價,就收入口袋,是不是對全民利益的侵害?因此,我在許多場合,建議依據反壟斷法,拆分騰訊。一個一統天下的騰訊,對國家絕對是一種危害。不信走著瞧。它今天可以對媒體露出猙獰威權,明天就會對國家權威提出挑戰。第二,我在不久前主持的一個論壇上,公開不看好騰訊微信即將推出的小程序(也有人將其稱為“超級AP”),我認為騰訊過于自信,有點異想天開。畢竟,我不會傻到先點開微信,再去京東買東西,或者打開微信再去滴滴打車。這個屬于行業學術討論性質,不多說。

  這兩件事,是不是讓你馬先生或者你的手下,非常的不爽?我不清楚。如果是,你和你手下的心胸和格局就太小了。

  寫這封信,我很猶豫。許多人勸我,還是算了,息事寧人吧,畢竟《新聞早餐》還是要活下去,東方網還是一堆的公號,要呆在微信的平臺上,你的業績,還需要數據的支撐。等等。但是,我最終還是想明白了,我是媒體人,媒體人應該有尊嚴,不應為五斗米折腰。如果有朝一日,中國的媒體,都成為騰訊的走卒,我們還會有“中國夢”的美好期許嗎?

  馬先生,我耐心地等到了今天上午九點,你們也該上班了,也有可能關注到我們的申訴。但是,沒有。好吧,我決定發出這封信,得罪了。

  (東方網總裁總編輯、東方頭條總編輯徐世平)


免責申明:

一、本站除原創屬名云南輿情網的文章或圖片外,部分內容轉載自其它媒體或網絡,對于轉載的內容,其文字或圖片版權屬于原作者,本站轉載僅供大家學習和交流,切勿用于任何商業活動。

二、如果云南輿情網轉載的來自于網絡或其他自媒體平臺的文字、圖片內容侵害了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并處理。

三、本站對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完整性不承擔任何責任。對因使用所提供信息導致的實質性或非實質性損失,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索賠。

四、轉載的內容不代表云南輿情網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讀者提供更多信息,以作參考。網友評論只代表其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

五、對于云南輿情網來稿,保留不事前通知即更改、刪除部分內容的權利。

六、本站對發布的用戶投稿所引發的版權糾紛不承擔任何責任。

七、本站歡迎其他網站轉載或引用云南輿情網的內容,但是下列內容除外:本站所指向的非本站內容的相關鏈接內容;已作出不得轉載或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聲明的內容。在使用本網所屬內容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本網站及作者姓名。

八、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法律訴訟或任何其他形式的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合作伙伴 - 友情連接 - 法律顧問 -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14 yunnanp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14004100號-1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云)字第0011號
本網法律顧問:云南歐派律師事務所 謝興友 0871-63630371 13013301806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云南輿情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宏琳策略配资